本報駐美國記者 劉平《中國青年報》(2014年09月19日04版)
  近日,極端武裝“伊斯蘭國”在一段發佈於互聯網的宣傳視頻中,鼓動對包括紐約時報廣場在內的一些美國旅游景點發動“獨狼”襲擊。此後,紐約加強了安保。圖為紐約警察帶著警犬在執行安保任務。 CFP供圖
  美國總統奧巴馬宣佈新反恐戰略一周後,美國國會最具實力的常設委員會之一——參議院武裝力量委員會,9月16日舉行了聽證會,邀請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參聯會主席鄧普西,就“美國對伊拉克與敘利亞的政策及ISIL(亦稱ISIS)的威脅”作證。此次聽證會意在為授權奧巴馬訓練和裝備敘利亞反對派做準備。在3個多小時的聽證會上,26名參議員輪番質詢,聽眾席上的反戰人士則不時高聲抗議,氣氛緊張又不乏戲劇性。包括委員會主席卡爾·列文在內的一些議員支持奧巴馬採取有限軍事行動,但參議員們關註的主要問題,折射出了美國打擊ISIS的疑惑與糾結。
  第一,ISIS究竟有多大能量。哈格爾表示,ISIS利用敘利亞內戰和伊拉克教派內鬥生長壯大,其手段包括恐怖襲擊、暴亂和傳統軍事行動等多個方面,現在已經對所有中東國家、美國及其歐洲盟友構成了真實的威脅。多數議員同意這一判斷,但對ISIS的能量到底有多大,卻表示沒有得到可靠的消息。有議員稱,美國中央情報局此前估計ISIS規模為1萬多人,但最近卻稱其成員可能高達3.15萬人,美國政府對ISIS的實力情況是否掌握、掌握多少?
  第二,敘利亞反對派能否忠誠於美國賦予的使命。奧巴馬政府要求國會撥款5億美元,用於在沙特阿拉伯訓練溫和的敘利亞反對派,初步計劃一年內訓練5000人。對此,有議員稱,奧巴馬此前說敘利亞反對派是一些由農民、醫生和藥劑師組成的隊伍,質疑他們的戰鬥力和利用價值;現在,美國卻準備訓練和武裝這股勢力。美國能夠召募到足夠的可訓練人員嗎?這5000人能夠扭轉對ISIS的戰局嗎?美國有多大信心、能使用何種手段使受訓人員服從美國的安排,去攻打ISIS而不是攻擊阿薩德政權?如何保證美國向反對派提供的武器不會落入其他極端分子的手中?在列文的追問下,哈格爾表示,在5000人之外,美國還有秘密訓練計劃。
  第三,伊拉克新政府能否彌合國內派別分歧?奧巴馬曾表示,之所以在9月10日才宣佈新反恐戰略,一個重要考慮,就是以此向伊拉克施壓,強調美國援助伊拉克的前提是伊拉克必須組建包容性的新政府。鄧普西表示,新戰略是一個“伊拉克第一”的戰略,是由伊拉克政府打頭陣、擔重任。議員們多次提問稱,伊拉克國內宗派間的不和一直十分嚴重,在馬利基政府任內更加惡化,阿巴迪新政權有能力打消遜尼派的疑慮,並使什葉派勢力交權,從而組建一支統一的伊拉克國民衛隊嗎?
  第四,不與敘利亞阿薩德政權進行某種形式的合作是否可行。哈格爾在證詞中再次重申,美國不會與阿薩德合作打擊ISIS。奧巴馬上周強硬表態稱,如果敘利亞膽敢攻擊美國戰機,他將下令美軍摧毀敘利亞的防空系統,這要比打擊ISIS更容易,因為其地點比ISIS要明確得多。奧巴馬還說,阿薩德如果這樣做,將導致其政權的覆滅。但多個議員提問,奧巴馬政府是真的斷然拒絕與敘利亞政府合作嗎?對於打擊這個深入敘利亞境內、控制地盤與英國面積相當的恐怖組織,僅憑空襲和所訓練的那些敘利亞反對派,而不考慮阿薩德的軍隊這支打擊ISIS的最有戰鬥力的隊伍,這樣做可行嗎?
  第五,國際聯盟能為美國分擔多少責任。哈格爾表示,當前已經有40多個國家表示將加入打擊ISIS的行動,30多個國家準備提供軍事援助。列文則稱,奧巴馬要組建一個廣泛的國際聯盟打擊ISIS,是一個好的策略,有助於防止“美國將重新占領伊拉克”之類的話題泛起。但一些議員指出,作為北約盟友的土耳其,在幫助阻止ISIS利用敘土邊境走私石油以獲取資金上都表現不積極,那麼,沙特阿拉伯和阿聯酋等至關重要的遜尼派穆斯林國家,會盡多大的力投入打擊ISIS的行動中?缺少伊朗的配合,國際聯盟的效率是否會大打折扣?
  第六,打擊行動會不會激化全球穆斯林對美國的敵意。“9·11”事件之後,美國的全球反恐行動及一些政策做法,被許多穆斯林視為對伊斯蘭教的敵意。美國民意調查機構蓋洛普公司在全世界進行了6年民調,調查結果也反映了穆斯林對美國及西方政策的反對。有議員提問,美國所組建的打擊ISIS的聯盟,會不會給外界造成一種印象——這是不是一場美國和歐洲對抗穆斯林世界的行動?
  第七,如何應對持美國護照的ISIS成員。美國本土是否面臨ISIS的直接威脅,是奧巴馬政府最為擔憂的事情之一。多位議員在提問中表示,據稱有100多名持美國護照的人士正在ISIS裡面參戰,奧巴馬的新戰略如何處理這一問題?哈格爾表示,美國會加強國土防衛,阻止在中東地區的外國作戰分子進出該地區。美國司法部長霍爾德日前表示,ISIS崛起,以及一些美國人試圖前往那裡加入極端激進組織的行動,凸顯了美國公眾面臨暴力極端分子帶來的威脅的急迫性,司法部和白宮已經開始發動一場包括社區代表、公共安全官員、宗教領袖和聯邦執法人員等力量的行動,在部分城市搜查和逮捕暴力極端分子和本土恐怖分子,以免他們日後發動襲擊。但很顯然,議員們對如何防止這些極端分子回國發動恐怖襲擊,仍然憂心忡忡。
  第八,美國最終是否不得不投入地面部隊。對不出動地面部隊僅靠空襲就實現奧巴馬所定的目標,美國國內本來就有不少質疑。鄧普西在作證時表示,奧巴馬總統在宣佈新戰略時,明確地說美國不會派軍隊參加地面作戰,但也表示要根據事態變化“一案一報”。鄧普西說:“我認為當前的聯盟戰略是合適的,但如果該戰略失敗,如果ISIS威脅到美國,我當然會向總統報告並提出可能包括出動地面部隊的建議。”此言一齣,引發了多個議員追問,有議員表示,這是一場“打地鼠”的游戲,美國無法預料下一步會發生什麼。鄧普西還表示,單憑軍事手段無法解決ISIS問題,必須通過包括外交手段在內的更加綜合的戰略來打擊ISIS,“這可能是一劑難以下咽的苦藥,但確實沒有單純的軍事解決方案”。
  第九,這場軍事行動的代價會是多高。還有不到7周時間,美國就將舉行中期選舉。一些議員表示,美國已經在中東地區進行了13年的戰爭,對伊拉克政府提供了近200億美元的援助,以幫助其組建軍隊,但現在大家看到的是ISIS的崛起。如果金錢和軍力值得珍惜的話,現在必須考慮新的戰略能改變些什麼。現在政府要求國會為此撥款,未來還會為此要求多少?在面對自己的選民的時候,他們必須能夠回答這一問題。此外,在什麼情況下才會結束打擊ISIS的行動?
  第十,奧巴馬是否需要國會授權。列文表示,不管根據國內法還是國際法,他認為奧巴馬總統都擁有執行其上周所宣佈的有限軍事行動戰略的授權。儘管如此,仍有數位議員提問要求哈格爾和鄧普西作證:他們是否向奧巴馬提出了關於向國會請求授權開展軍事行動的建議,為什麼奧巴馬總統認為國會2001年關於打擊“基地”組織的授權現在適用於打擊ISIS。
  本報華盛頓9月18日電  (原標題:十大問題折射美國在伊拉克反恐很糾結)
創作者介紹

裝潢

zy99zygo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