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3日,雖然醫生已經更換了發錯的中藥,但蘭先生的妻子還是沒有服用 華商報記者 薛望 攝
  準備撕開袋裝中藥給妻子服用時,突然發現藥袋上標註的是別人的名字,而這批中藥妻子已經喝了4袋,這讓從富平到咸陽給妻子看病的蘭先生擔心不已。
  丈夫:妻子錯喝了4袋中藥
  11月23日,在陝西中醫學院附屬醫院住院部腎病1科,躺在8號病床上的郭女士插著氧氣管,說話有點吃力。
  郭女士的丈夫蘭先生稱,11月21日,妻子從36床轉到了8床,那天他將袋裝中藥熱好後,“準備撕開給妻子吃的時候發現藥不對”,藥袋外包裝上標註的名字是26床的王女士。他拿著藥找到醫生,對方詢問他所拿的藥是否為其他病人遺留下的中藥,而蘭先生查看後發現,剩餘的3袋中藥均標註著26床王女士。“醫生就把藥全部收了,以最快的速度把我媳婦的藥提過來了。”蘭先生氣憤不已,“本來是8小袋,我媳婦已經喝了4袋。”
  蘭先生說,今年3月,妻子腿部腫脹,他們從富平老家前往西安進行治療,被確診為狼瘡性腎炎,於5月份轉入陝西中醫學院附屬醫院,之後病情好轉回家療養。11月初,妻子病情反覆,於11月11日再次住進陝西中醫學院附屬醫院。
  郭女士的母親談女士回憶,12日下午,護士站發藥,等她到達時已剩最後一大包熬好的8小袋中藥,護士讓她簽完字將藥領走。
  談女士說,由於女兒不想吃喝,本應早晚各一袋的中藥,女兒到21日前,才喝了4袋。
  住在26床的王女士稱,她母親不識字,12日,她母親在護士的指導下拿回中藥,由於自己胃不舒服,藥拿回來後並未服用。21日,醫生拿著中藥到她病房,“說我咋把藥放到別處了”,此時,王女士的母親從柜子里取出之前拿回的中藥,這才發現是36床的,隨後藥被醫生帶走。
  23日,經腎病1科護士站一名值班護士查詢,12日僅發放了26、36兩個病床的中藥。
  母親:“吃錯藥肯定受影響”
  談女士說,“醫生說沒有副作用,調理的藥沒事。”但26床的患者得的是腎病,目前在做透析,而她女兒是狼瘡性腎炎,“病情不一樣,吃錯藥肯定受影響。”
  蘭先生稱,對於藥內的成分他們並不清楚。躺在床上的郭女士有氣無力地說:“這兩天尿都少了。”
  “昨天到今天尿都排不出來。”23日,蘭先生看著妻子心疼不已。他稱,妻子原來排尿正常,現在渾身無力起不來,精神狀態明顯不佳,“目前腿部是自發病以來最腫的時候。”
  “護士有責任。”腎病1科潘姓護士長稱,當時的值班護士是今年3月份才來該院上班的,工作認真。平時都是由護士將藥送到病房,但當日該護士比較忙,就給病人家屬說中藥在護士臺上放著,讓前來簽字領取,結果一方拿錯,導致另一方也拿錯了。他們已經批評了有責任的護士,該罰款還要罰款。
  當華商報記者提出見該名護士時,護士長稱該護士已下夜班。
  科主任:“是差錯,不是事故”
  “那天家屬來拿,可能不認識字拿走了。”昨日,該院腎病1科主任雷根平稱,26床病人是腎衰,36床病人是狼瘡,腎功能也不太好。一般來講,中藥不對症吃下去會出現反應,而病人已吃了4袋,醫生每天查房都沒有發現病人有什麼不舒服,說明對病人沒有造成太大損害。
  雷根平稱,病人拿錯藥,他們也有責任,首先考慮是否對病人產生影響,但兩位病人都是慢性病,病情非常相似,開的都是調理的藥,並無特殊用藥。他認為該事件“性質就是差錯,不是事故”,差錯他們該負多大責任負多大責任,如果當成事故,有點小題大做。
  華商報記者提出要看兩名患者的中藥配方時,雷根平稱,醫療處方受法律保護,可以給相關部門提供,但不能給個人。對於家屬說的病人腿部浮腫嚴重、小便減少等癥狀,該主任稱,病人得的是狼瘡,出現的癥狀和病情有關,如果家屬不相信,可以申請做醫療事故鑒定。
  昨日下午,該院醫務科稱,目前他們正在調查此事,也正在和家屬協商。 華商報記者 薛望
創作者介紹

裝潢

zy99zygo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